Ansel!!

二零九七年第一场无安打比赛。

🍜Horror骨兄弟联文.Red Scarf

     一个冗长且荒诞离奇的梦。人类尖声的咒骂和肢体断裂的轻响像把锤头似的猛敲我的脑袋。被掀翻的意面气味特殊的酱汁染红雪层,面条和干枯的黑色发丝纠缠。
     衫斯,衫斯。我的头开始发疼,试图转动手腕活动僵硬的手指,但结果以失败告终。短暂的失明过后,我把视线锁定在你右手握着的那把干涸血液与锈迹凝成恶心硬块儿的斧头,和你那件女王安黛因曾多次下死令让你换掉的沾满罪恶的体恤上。
     ……总是有理由的吧。比如我现在正在目睹一个生命的堕落。你单手握着铁斧,像切涂了黄油的面包一样切下你面前人类的左臂,他把右臂甩得跟电风扇似的以保持平衡,向外凸出的眼球布满血丝,一面向后仰一面朝你吐带血的唾沫。停——停下!别忘了这些年没有一个人类踏入地下世界,所有怪物都在等待腐烂。毛绒绒的好好先生兼我们敬爱的国王艾斯古尔和他背负的沉重荣耀一齐长眠,发疯的托丽尔被关进了封闭阴暗的小屋,常春藤从漏水的屋顶一直长到门扉。连你也很久没去拜访她了,对吗?
     糟糕透顶的处境持续了很久。最后安黛因将白骨制成的傻帽王冠扣在头上,宣布她将代替艾斯古尔统治地下世界。得了,这事儿了结了,安黛因成了疯子们的女王,仅剩的那只眼中闪烁着饥饿的光,肚子里塞满了讥讽嘲笑和疯言疯语。
     我知道你不待见她,衫斯。你几乎从不听我的劝告。你的哨台上胡乱摆着几盒蒙灰的热狗,“我买出了十三盒。”你每天都这样回答,但事实上它们的位置从未变过!你曾向我承诺你不再让你那把破烂斧头沾染上鲜血……你违约了,你又故态重萌了,哥哥。
     十三份热狗总比十二份要好。死去的人类粘稠的血液将掉落在地上的,被我洗得褪色的围巾染红,战斗服已经很旧了,起毛的边角被洗得发白,但我上周已经卖掉了最后一件衬衫,拿换来的一小堆硬币去填补信筒里账单的冰山一角。我想让你把我的围巾递给我,但剧烈的疼痛贯穿了我整个头颅,坍塌的身体化成灰渗进雪层,吻和铁锈味浓郁的旧布料交缠。所有感官都离我而去,连我也不清楚那来自喉咙深处破碎的音节是否来自于我……我还是很难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帕派瑞斯将会永存。”
      伟大的英雄帕派瑞斯将会永存,和最伟大的兄弟衫斯一起创造不可思议的奇迹。
   

      一个冗长且荒诞离奇的梦,在微风在我耳边揉碎你的话语,雪镇日复一日飘下的雪花抚平这一切时,梦神送来了他的礼物。

评论(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