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el!!

二零九七年第一场无安打比赛。

Swapfell.💀 一点儿片段小练习。

     *

     我能看到你像条黄绿纹的毒蛇紧贴地面,嘴里叼着一把沾满毒液的小刀。高大的骷髅用掉漆的假都彭点燃烟盒中最后一支烟,烟丝中混杂奇异的蓝色可燃物。尖利的牙一张一合,烟灰随之抖落。
   
     恰拉仰面倒在地上,对自己的成败相当不利的姿势。一味地躲闪使得她在战斗中盲目而被动。她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生命的律动渐渐放缓和血管破裂的细微轻响,指甲被掀开的拇指试图抠下毛衣上凝固的血块。她垮下那张一成不变的脸。
    
   “该死,我的肚子破了个洞……”受困于狂乱的热潮,恰拉努力把脖子前伸,同时手死死捂住伤口。现在的局势令她想起被天真而残忍的孩子们用铁棍捅穿的蜥蜴。“我以为单靠亮晶晶的硬币就能换得通行证,至少在地上是这样。”

     为国家效劳得来的硬币是不会被虫蛀噬的,因为它们本身就腐烂不堪了。她想。

     “我正在搭乘通往地狱的末班车……然后永远不回来。”

     

     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永远只不过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