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el!!

二零九七年第一场无安打比赛。

(disbelief papyrus同人⏩)When god loses his mind.


     “咔嚓!”弗里斯克模仿着利刃刺下的响声。嗓音尖细,轻慢的刺在其中生长。真够滑稽的!我感冒时也是这样,整个人就像一台制造废纸团的机器,吭哧吭哧。真该任由真理之口咬断他紧握着尖刀的手,他所播撒的谎言的种子实在太多了,那些毒芽从废墟一路寻迹追到礼堂,并且嚣张地爬满了地板,像蚂蚁一样爬入帕派瑞斯的筒靴里。

       帕派瑞斯彻底陷入了悲伤的阴霾,在这片苦痛的天空之下屏息,或许灵魂早已在哀鸣中死去。他眼眶里燃烧的金色火焰已经熄灭,即使他曾无数次高喊着“审判绝无仁慈”,虔诚地向他所信仰的所有神明和英雄祈祷,近乎癫狂地阻止这一切迈入终焉,迈入永恒的孤寂。有的时候那些信口开河、散发着恶臭的谎言反而能够博得真理之口的同情。噢,那真恶心。普罗米修斯究竟给了你们什么?

       毁灭人心的火种,包含了贪婪,暴怒和背叛的精粹。弗里斯克有足够的勇气和决意能挥刀斩下帕派瑞斯的头,有力的一击!弗里斯克选手成功战胜了来自底下世界的大块头,大块头终于退开了挡在通往光明之路的身躯,可他那已经落下的脑袋依然想着“拯救”二字,他的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那可是天生的!没有嘴唇的庇护骷髅可闭不了嘴),轻声说道,我还,我还相信着你。或许你能够让一切翻盘,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老实说我真舍不得结局),或许,或许……

       他的头骨碎裂,眼泪和灰尘混杂从破开的洞里漏下,得了,此时我实在不能把所有时间和精力耗费在你身上了,我得花很多时间去想我的兄弟,他死在了雪镇,肮脏的雪融化在他蓝色的夹克衫里,没错儿,就是这件。你应该无法想像你的亲人死后连遗体都尚未留下的无力感,我们没有办法去拯救!即使将这二字挂在嘴边,拯救,拯救!现在得将它从辞典里剔除了,因为没有一个人留下!
    
      谁能叫停这场过火的游戏?富有智慧的人类本该凭借着理性在食物链中处于极端优越的距高点。此刻孤独和恐惧蔓延,无人能逃离地狱。
  
       弗里斯克感到自己的荣耀正在崩塌,都在这道跨越三千年的弧度里轰然倒下。

评论(2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