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el!!

二零九七年第一场无安打比赛。

小练习…

     老天,这种恼人的疼痛又开始了。一根玻璃棒像搅拌碗里的肉馅一样搅拌我的大脑,这种疼痛不留余地,它们正在侵蚀我思考的能力。我总是感到疲惫和愤怒,脑子和心脏错了位,整个脑袋里全是杂乱的心跳声。还有嗡鸣,该死的嗡鸣!就像几只苍蝇在我的大脑皮层下窃窃私语,肮脏的流言即将破开这层蛋壳爆发出来。我仍旧依赖着电子产品,在我使用它们时我就犹如一具无需思考的尸体,有的时候我就是一具僵尸(有人把僵尸叫作不死族!是在美化自己的别称吗?),我所能做到的只有啃噬,还有接受这要命的疼痛。我甚至不知道这种疼痛出现多久了,僵尸缺少脑神经,大概在被玻璃棒搅拌成浆糊后又被挖去,出现在任意一个贸易集市上。但我依然要爬起来——从干燥的沙地里爬起来。我还要再度装作一个坚毅的、善良的可怜人,我现在又开始渴求疼痛了。

评论(14)

热度(41)